一個手藝人的匠心傳承

時間:2017-02-23 11:59:06         

一把凳子、一個工具箱,專心致志地敲打雕琢手中的物件,是傳統匠人留在大多數人心目中的印象。在那個已經遠去的手工藝時代,但凡有個“匠”字做后綴的職業,比如鐵匠、木匠、鞋匠,都代表著一門獨特的手藝,足以“憑一技之長養家糊口”。他們用自己靈巧的雙手,雕刻出那一代人的美好模樣。其實,在勁牌就有許多這樣的人物,他們不忘初心,一直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付出,比如勁牌酒廠提取調配車間陳釀班工序組長程松華。

 

第一次見到程師傅,他看上去很靦腆,不善言辭,還有點害羞。坐在辦公室里,我問他一些問題的時候,感覺他回答的都有點吃力。當時我心里充滿了疑惑,眼前這位中年男人身上真的有亮點嗎?然而,當我們換上防靜電工作服,走進車間生產現場,面對熟悉的機器設備,只要談到操作流程、工藝標準、管道、設備的時候,程師傅就變成了話癆,感覺沒有他不懂,沒有他不會的,讓我大吃一驚。

 

1992年,剛剛20歲出頭的程師傅進入勁牌公司,這一干就是25年。我問程師傅,您在這個崗位做了二十多年,工齡比有些新員工的年齡都大,有沒有做的不耐煩、不順心的時候?程師傅回答說“剛進廠的那幾年,當然會有的,我想大多數人都會有的,但怎樣去對待很重要。現如今,提取調配車間的生產環境也與現代化和信息化接軌,如果心態不及時調整,不能接受新事物,“閉門造車”終將被淘汰。說實話,其實我還一直覺得自己挺年輕的,什么都得學,不學就跟不上了,哪敢停下來歇息啊。”

 

從他的徒弟向輝洪那里聽到了一些關于程師傅的故事。

 

有一次,車間開展精益生產檢查,發現酒罐后方擺放了很多個大大小小、形狀各異、顏色不同的玻璃瓶子,打開一聞發現這些瓶里裝的都是各種酒體。這到底是誰放的呢?

 

回到車間,他和程師傅閑聊時說起這件怪事,程師傅撓著頭憨笑著說:“不好意思是我放的,那些是我有時候拿來品評的。”他開玩笑的說了句:“原來是您偷偷練功的道具啊!”就是憑著這股愛學習的勁兒, 2010年,程師傅被聘任為廠級和車間級品評員,為半成品酒體的初期質量把控筑成了一道有力的防線。

 

在其他技能方面程師傅還練就了盲眼識藥材的絕活,并能通過對半成品的品評和檢測指標能很快判斷是哪道工藝出了問題,甚至連車間錯綜復雜的4D管道走向,程師傅也是牢記于心。

 

2009年,三期罐區建成投入使用,每罐容量達到600噸,當時引進了首臺40噸肇慶過濾機。設備運行初期出現添加泵較小、膜片易破損、濾盤清洗不干凈等問題,設備廠家也犯了難。在很多人望而卻步的情況下,只有中專學歷的程師傅主動攬下這項工作,當時一起工作的同事有人笑他傻,說專業人員都解決不了問題,他不該趟上這趟渾水;有人說他愛表現,都等著看他的“笑話”。但程師傅沒有在意別人說的話,通過日以繼夜的對設備性能參數學習,日常操作過程數據的收集分析,一步一步地將問題解決。車間的同事都說:“有程師傅在,他們就特別安心。”

 

這些本領都是程師傅通過重復、再重復,練習、再練習,日積月累練出來的。20歲進廠從車間普工做起,到自學練就品評技能,熟知各類藥材,再到后來掌握設備操作保養,程松華沒有停止對工作的思考和研究。他習慣于邊實踐邊學習邊記筆記,筆跡清晰、字體工整的筆記本里,一筆一畫都記錄著這位憨厚男人對自身工作的專注和熱愛。幾十年間重復做同一件事,有人會覺簡單而枯燥,程師傅卻不感厭倦。在他看來,“認真做好一件事,一輩子都不夠用。”

采訪時得知,為了使好的經驗方法能夠得到傳承,程師傅還主導開展了勁牌酒廠首屆優秀員工倒罐操作技能經驗分享會。分享他自己是如何從一個學徒工變成“老師傅”的經歷,在經驗交流的時候他掛在嘴邊最多了一句話是:“只要你肯學,我會毫無保留的教你;只要你肯問,我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器物有魂魄,匠人自謙恭”的精神。

 

“精于工、匠于心、品于行”,無論從事市場營銷、技術研發,還是生產管理崗位,我們都是普通的勁牌人。當你全心全意的去對待自己的事業,琢磨自己的本領,守得了那份平淡,耐得住那份寂寞,敵得過那些歲月,越得過那些磨難,到那時,你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因為熱愛,所以堅守,這一生只要平凡快樂,誰說這樣不偉大呢。


330-300.jpg

27号大乐透中奖号码